第434章 矿洞杀戮 下(4k4)_从武林砍到修仙界
起点笔趣网 > 从武林砍到修仙界 > 第434章 矿洞杀戮 下(4k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4章 矿洞杀戮 下(4k4)

  净空大师的无头身躯,‘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鲜血染了一地。

  ‘农文镕’眼神冰冷,面上是一点同情之色都无。

  想要追杀他,就要做好随时被反杀的准备。

  假扮农文镕的,正是使用缩骨功后的刘莽。

  缩骨功达到破限层次,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就连同层次的真人,都难以辨别真假。

  与此同时,刘莽的属性栏中,能量也增加了13(百万),总值由37变成了50。

  之前击杀小青牛王时,则是增加了20。

  金丹层次修为也是分高下,带给刘莽的能量值,自然会有高有低。

  而刘莽之所以会第一个找上净空大师,自然是因为他最擅长寻人法术。

  第一次刘莽还能蒙混过关,第二次便很可能因穿帮而被围殴。

  至于第二个找谁,刘莽心中已有了定计。

  净空死地无声无息,分开寻找的真人们都没有发现。

  但在净空死后不久。

  随着一声‘啊’的尖锐惨叫响起,贯穿了不知多少距离,所有真人的面色都变了。

  ‘呼呼呼!’

  一道道身影乘风而来,看着地上破碎的尸体,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是吴真人……他修道三百年,不曾想会死在这个小贼手里!”农文镕沉声道。

  “他不是受了重伤么?怎么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杀掉一个真人?”仙葫宗的无极真人疑惑道。

  之前所有人都曾看到,刘莽两条手臂炸开的场景。

  “难道他还有帮手潜藏在里面?”赶尸宗的枯荣真人,蓦然想到一种可能。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色变。

  “不可能。”云子平寒声道,“没有人可以无声无息地度过,我宗在通道中设立的光门。”

  “那就是这个小子天赋异禀,拥有血肉重生的神通。”玄木宗的碧云法师说道。

  “等等,净空大师怎么没来?”一人问道。

  “兴许还在找那个小子。”另一人道。

  众人互相看了看,心中都油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大家小心一些,尽量两两组队。一旦遇到此子,不要私自对敌,而是要立即通知其他人。”云子平最后吩咐道。

  “哼!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来找我!”玄木宗的碧云法师尖声笑道。

  说完,他便独自一个人消失在了隧道中。

  片刻后。

  “啊!”

  比第一声还要惨烈许多的声音,随之响起。

  众多真人急速赶了过去。

  立刻就发现了,碧云法师的尸身躺在地上,其眼神惊恐,面色扭曲,嘴巴大张,半截身躯都被打爆了。

  而他刚刚的豪言壮语,兀自响在所有人耳边。

  这下众多真人都不敢大意,知晓刘莽不好对付,便都两两结队行走。

  郭柳和同宗的付真人一队,他俩已相识超过百年,一边飞行寻找刘莽,一边随意地聊着天。

  “你说你,老是和农文镕较什么劲?先进入后期,修为领先于他,他到时候会主动向你低头。”付真人劝说郭柳道。

  付真人头发半白,面色还算和善,乃是山海宗在矿洞中年纪最大的真人。

  郭柳恨恨道:“人活一口气,老子就是看他不顺眼!别给我找到机会……”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前方隧道的转弯处,闪现出一个熟悉人影来,都是一愣。

  此人正是刚刚他们提到的农文镕。

  农文镕看到他们,朝他们走来,露出了微笑:“你们怎么在这?”

  “老子爱在哪在哪,关你屁事。”郭柳冷笑道。

  农文镕一愣,接着面色也冷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哎,都是一个宗门的,何必呢?”付真人摇摇头,接着问道,“怎么样,农真人可有那个武者的线索?”

  “没有,那小子奸猾似鬼,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任何踪迹。”农真人无奈地摇头。

  “那个武者,手段颇为狠辣,不然碧云法师也不会被他给暗算了。”付真人向农文镕发出邀请,“农真人不嫌弃的话,不如和我们一起寻找,这样也安全一些。”

  付真人有意当和事佬,缓和农文镕和郭柳二人的关系。

  “真人有心了。”农文镕点头道。

  说完,他继续朝付真人二人走来,转眼距离已不到五丈。

  “等等!”这时,郭柳突然发声道。

  农文镕蓦然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他。

  “咱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郭柳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其他两个真人都是一愣。

  农文镕冷笑道:“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武者小子,你问如此无聊的问题作甚?”

  “无聊?我看你是根本不知道吧。”郭柳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付真人也即刻反应过来,戒备地看向农文镕,身上隐隐有法力的波动。

  “郭真人,这个玩笑不好笑。”

  “别废话,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双方一时僵持在了这里。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农文镕面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像是极为意外的样子。

  “当年我搅黄了农文镕和雨真人的亲事,他一直恨我入骨。

  这一百多年来,哪次见到不是嘲讽两句后掉头就走?怎么可能愿意和我一起去找那个武者?

  或者说,去找你自己呢!”郭柳冷笑连连。

  ‘农文镕’面上,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原来这二人有很大的过节。

  很多时候,最了解你的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轰!

  阳域瞬间扩张,将对面两位真人覆盖,同时‘农文镕’整个人急速朝他们冲去!

  “找死!”郭柳冷哼一声,接着袖口飞出来一柄火红色的飞剑。

  其拖着长长的红色火焰状霞光,附带起大片的白色蒸汽,‘呲’的一声好似划破了空间,狠狠地往‘农文镕’胸口射去!

  农文镕面色不变,右手中指轻轻点出。

  一道充满了肃杀锋锐气息的金色光束破体而出,迎面冲向了对面的红色飞剑!

  砰!

  飞剑被打地僵硬在了半空,‘嗡嗡嗡’地颤抖不已,而金色光束也被飞剑的霞光消弭地七七八八,算是打了个平手。

  受此影响,郭柳面色一白,浑身气息竟是有些不稳起来。

  眼看刘莽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呔!”

  只听得付真人厉喝一声,接着手中蓦然出现了一只乳白色玉瓶来。

  黑黢黢的瓶口,对着奔行而来的刘莽。

  顿时,一股滔天的黑色水流从中汹涌而出,所过之处,坚硬粗糙的岩壁都被腐蚀干净,让隧道瞬间大了好几圈。

  ‘农文镕’见了,一拳径直打向前方!

  猛烈的拳风,让虚空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刺耳声音,也让黑色水流停滞了那么一息。

  接着。

  他竟毫不犹豫地转身就逃!

  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付真人和郭柳二人。

  “哪里跑!”郭柳大怒,“我们快追!”

  二人身形如风,紧紧地缀着‘农文镕’不放,尾随了一条又一条通道。

  但前方的武者,不断朝他们扔出玄光化作的黄色长枪,削弱着他们的速度。

  十多息后,就丢失了武者的踪迹。

  “该死!”郭柳面色忿恨。

  但随后赶来的人影,却让他面色一喜,赫然正是一脸错愕的农文镕。

  “死!”

  郭柳袖口继续射出飞剑,而旁边的付真人,也随之召唤出十多条火龙朝农文镕冲去!

  “你们疯了吗?!”农文镕面色惊怒,立即调转大量法力,化为一面不断旋转、边缘有紫光溢出的八卦银盾横在自己前方。

  轰!

  两股巨大的能量冲撞在一块,让整片隧道都坍塌了。

  嘭嘭嘭!

  三道身影狼狈地冲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别装了!”

  “我装尼玛呢!”

  “等等,这不会是……”

  “付真人,这个武者忒为狡诈,竟是万年难见的法武双修!”

  “去死!”

  嘭嘭嘭!

  轰轰轰!

  片刻后,所有真人们都被这里巨大的响动所惊动,赶过来后都是一愣。

  “住手!”云子平愤怒的声音响起,“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内讧?”

  “云真人,这厮是武者假扮,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云真人,郭柳这货一见面就朝我出手,分明是入了魔,必须立即押往刑罚堂,请长老裁决!”

  农文镕和郭柳二人,灰头土脸的,浑身气息起伏不定,互相怒视彼此。

  云子平面色阴沉,看向了一向稳重的付真人。

  付真人便将一开始,遇到假农文镕的事阐述了一下。

  众人才知,该武者能变幻容貌,彼此的距离瞬间拉远了不少,生怕附近的人是武者假扮。

  近距离的范围,武者往往对修士有极大的优势。

  “相貌可以变化,法术可骗不了人!”云子平冷冷道。

  然后,他伸出手掌。

  掌心上方三寸处,便浮现出一只拳头大小的火鸟来,盘旋飞舞,栩栩如生。

  见状,所有真人都跟着照做,每个人的掌心处,都诞生出一只小巧的火鸟。

  付真人不由露出苦笑。

  他现在也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被郭柳当枪使了,对方趁机会公报私仇来着。

  “看来这个小子,还有变化相貌的本事,诸位可要注意了。

  后面遇到彼此,得发一个火球术,互相辨认身份。”云子平吩咐道。

  武者战力再强,也无法变化出精妙的五行法术,这是两种修行方式最大的区别。

  接着,云子平警告的目光看向郭柳、农文镕等其他诸位真人:“若是再让我发现,在这种关键时候内耗,休怪我不留情面!”

  说完,身形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另一头。

  由刘莽假扮的‘农文镕’,继续着他的招摇撞骗之路。

  但这一次他却碰到了壁。

  当他遇到仙葫宗无极真人和赶尸宗枯荣真人的组合时,还没开始说话,对方二人便伸出手掌,掌心处浮现出一只灵动的火鸟来。

  然后,看向了他。

  刘莽面色一变,知晓自己的变化之术即使再精妙,也不管用了。

  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他在这里!”无极真人身上飞出一张灰色符箓,无风自燃,将他说的话清晰地传给了每一个真人。

  众多真人,齐齐往他给出的实时位置赶来。

  刘莽尽管将速度提升到了近乎极限,但在十来个真人的合力围剿下,还是被堵在了第二层的最深处。

  这里,地面满是流淌的火热岩浆,整片空间都是红色的。

  而在空间的尽头,是一团漆黑如墨、不断翻滚、好似正在沸腾的煞气河流。

  “逃啊,你这次怎么不逃了?”云子平看着刘莽的阴冷目光,犹如在看一具死尸。

  “竟然冒充我,我要把你剥皮抽筋,让你在痛苦中死去!”农文镕寒声道。

  “他可不能死,得交给万妖山,方才能洗刷我宗的冤屈。不过凌迟个千刀不死,还是没问题的。”山海宗的另一名真人冷笑道。

  “桀桀,山海宗的同道们,鄙人有个不情之请。”赶尸宗的枯荣真人突然道。

  “哦?请讲。”云子平道。

  “此子乃是难得一见的阳域境武者,肉身之宝贵,让鄙人极为垂涎。若是能炼制成宝尸,潜力无穷。

  鄙人愿意以丹药、法器作为添头,只求各位处死此人后,将肉身留给我。”枯荣真人笑道。

  “此事易耳。”云子平点头,“待擒住他,我们只需抽出他的真灵,交给万妖山即可,肉身便可留下。”

  “哈哈,感谢云真人!”枯荣真人大笑。

  “这小子滑不溜秋,这次可不能让他跑了!”郭柳道。

  众人肆意地交流,言语中已然把刘莽当做砧板上的肉了。

  就在此时,所有山海宗的真人面色都是一变,情不自禁地看向头顶。

  “地面有变!”郭柳惊呼道。

  “只有柳真人一个,恐怕独木难支!”付真人道。

  “你们几个先上去看看。”云子平下令道。

  随后,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刘莽的身影,突然堵在了入口处。

  “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想过跑。”刘莽道,“只是想把你们堵在这里而已。”

  矿场地面上。

  此前,在刘莽和吴真人进行生死之战时,天空中的一座九层宝塔,忽明忽暗,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到三息后,宝塔的光芒就彻底黯淡,和其他八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好!”柳真人大惊。

  “好机会!”芙蓉则是美眸一亮,接着嘴唇微微阖动着,指尖亮起了一点不起眼的星光,好似在和什么人交流着。

  片刻后。

  那座黯淡的宝塔内部,便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响。

  柳真人面色剧变,身形迅猛地拔地而起,冲向了高空!

  但他很快就停了下来。

  一个浑身魔气氤氲的中年大汉,挡在了他的面前。

  “化魔真人,你要干什么!”柳真人面色惊怒道。

  “想和柳真人你切磋法术。”化魔真人淡淡道。

  柳真人听了,眯起了双眼,身上弥漫出明显的杀意来。

  接着,他看向一旁围观的虚天宗、咒言宗等外宗的真人:“诸位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山海宗必当记下此次恩情!”

  “好!”

  “小事尔。”

  众多真人都飞了过来,和柳真人一道站在了虚空中,共有六人,将化魔真人团团包围了。

  “想群殴?”化魔真人不屑地笑道。

  随后。

  上万武者们聚集的位置,陡然飞出了四道颜色各异的光芒,冲天而起!

  其中一道粉色光芒,赫然便是芙蓉本人。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dbqw.com。起点笔趣网手机版:https://m.qdbqw.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