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笔趣网 >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 第四百二十七章身份揭穿

第四百二十七章身份揭穿

  小夏心中感动,看着娘亲憔悴的模样更是心疼。

  “爹娘,你们放心吧!这件事已经解决了,皇上已经答应,我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以后都不会随便给我的赐婚的。”

  “真的?”沈忠有点不信,那吓人的金甲卫可是把他家包围了三天,连出去买菜的婆子都不让出门,怎么说变了,注意就变了?

  这边还没等小夏解释,接到消息的姐妹也都满脸焦急的跑来了,显然也把她们吓坏了。

  正好小夏就一起做了解释,把在皇宫龙乾殿里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听的众人目瞪口呆。

  说到何太傅的时候,小夏还特意的观察了一下娘亲的表情,见她十分的平静,并没有半点的震惊,有了几分好奇,难道娘亲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不可能啊!

  但是她娘听完了小夏的讲述,抹了一把眼泪,感慨了一句。

  “何太傅真是个好人!竟然为了帮咱们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脸色一变,紧张的看着沈小夏,道“小夏,何太傅这样说是不是就是欺君之罪?皇上要是怪罪了可怎么办?咱们可不能连累了别人啊!”

  小夏听了顿时一头的黑线,她娘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谁会用这种自损一千的方式帮人?

  “娘亲,您真的是何太傅的亲生女儿,您不是王家的孩子。”

  屋里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小夏,都是满脸的不可相信,何太傅可是京城里的大官,小王氏从小在王家村长大。一个好比是天一个好比是地,怎么就成亲生的了?

  …………

  义善伯府抗旨赐婚一事,如今是上京城大街小巷的最热门的谈资。话说,自从上京城多了一个义善伯府,上京的百姓倒是多了不少热闹可讲。

  天变得真快,上午的时候还是阴沉沉的,雪花满地,晌午的时候就晴空万里了。上午的时候,众人还以为以为义善伯府就要血流成河了,晌午一到,平民出身的义善伯抗旨的事就算过去了,竟然还多了一个显贵的亲戚,这件事不得不再让看热闹的人一片唏嘘!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本来也等着看热闹的何府,顿时蒙了?尤其是占了何府一大半院子的二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蒙逼了,何家的嫡长女竟然找到了,还是那么托儿带口的一大家子,要是普通人也就算了,人家姑爷还是义善伯,连皇上的旨意都敢不接,胆子大过天的义善伯啊!

  喜气洋洋的何太傅一回府,就感觉到了府里的气氛不对,已经接到消息的何忍早就等在何府的大门口,见到老爷回来,眉毛一挑。

  “怎么了?小冬那小子没吓到吧!”

  “老爷,小少爷十分的懂事,小小年纪就有了临危不乱之势,一上午的时间一直坐在书房里练字。倒是……”

  匆匆往府内走的何太傅听了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何忍一眼。

  “倒是什么?”

  “二房的小小少爷来过一次,当时老奴不在,不知道和小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二房的小小少爷哭着跑了。”

  何太傅听了点点头,继续往前走,他现在急着见外孙呢!现在这件事已经传开了,小家伙也该叫自己一声外公了。

  “府里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是的,二房气氛有点紧张,三房似乎无动于衷。”

  “嗯!”

  何太傅什么也没说,何家其他人的态度他不在乎,只要如今他还是家主,何家就还是他说了算。这时已经进了主院,他现在最在意的还是义善伯一家人的态度。

  马上就到午膳的时间,小冬收拾好了今天练过的大字,便见何太傅连官服都没换,就来了书房,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呢!

  一张小脸顿时拧巴到了一起,难道他二姐的事还有什么波折不成?

  “老师。”

  小冬即便是在担心,也没忘了施礼。

  何太傅一把抱起了小冬,但是小子太沉了,最后还是有放在了地上。

  “你以后要称呼我为外公了。”

  小冬盯着何太傅的脸看了一会,心里翻了几个个,明白了。顿时甜甜的叫了一声‘外公’。

  何太傅听了这声‘外公’,心里像是打翻了陈年的酒坛子,香气四溢,幸福到微醺晕倒的感觉。

  “好孩子。我是你娘的亲生父亲,是你的亲外公。外公找了你娘三十多年,终于找到了,还找到了你们这些小家伙,是外公的幸事啊!”

  小冬看着流泪的老人,心中感慨颇深。上一世,他记事起,就已经知道外公是谁了,此时的一番经历他根本没有多少印象。

  如今亲身体验,才知道心中有多少的酸楚。经历过了亲人的生离死别,也能理解此时外公心中的悲伤和幸福。

  “外公您不要难过,以后有小冬陪着您,您就不孤单了。”

  “好孩子。”

  何太傅心中甚是欣慰,这么懂事的孩子,怎么能人不疼爱。

  “何忍,把沈家的人都召集到正堂,我有事要宣布。”

  “是!”何忍看了小少爷一眼,才令命而去。小少爷小小年纪,做出的事往往叫人出乎意料的满意,看来老爷后继有人了!

  从何家的正门,过一个穿堂,就是何家的正堂,是一个巨大的古香古色的敞厅,敞厅的门楣上挂在一块老旧的匾额,刻着‘书香之家’四个大字。

  正堂中两边是一流的红木扶手椅,正面的石墙上粉刷着白色的石灰,挂着四副山水卷轴,有小斯每天打理,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

  山水卷轴的下面是一张几案,上面摆着一对玉石摆件,中间是一个绿釉狻猊香炉,里面焚着淡淡的香薰。几案的前面是一张四方的桌案,其两边各有一个宽大螺钿红木扶手椅。

  等何太傅带着沈小冬走进正堂的时候,正堂里已经坐满里人,还填了几把椅子才够坐。可见何家的人丁还是很兴旺的,可惜,都是庶出。

  何太傅做为何家的家主,所有人见了都要起身施礼,何家百年的书香世家,对这些礼节更是异常的重视。

  众人见何太傅抱着一个粉嫩胖乎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坐在了首位,脸色都变了变,却五颜六色,各不相同。

  “大哥,此时让一个外人坐在这里,恐有不便吧!”

  二老爷何德脸都绿了,那家主的位置,自己还都没有做过,如今倒是让一个小孩子做了。大哥到底拿他当什么了?

  

  

  chaptererror();
  http://www.qdbqw.com/novel/nongmenfuqi0zhongtianyoukongjian/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bqw.com。起点笔趣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bqw.com